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黄啸的橙子林
黄啸的橙子林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324,905
  • 关注人气:52,3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请不要让我伤害你好吗

(2021-05-31 08:06:45)

请不要让我伤害你好吗



《戏剧新生活》中,戏剧人拍几个戏中,我最喜欢的是《巴西》。戏中一个瘫痪在床多年的男生的妈妈,租了一个很落后已经不再更新的机器人照顾他,机器人每天给男孩翻身像摔打大饼,读书讲故事也因为程序错乱,变成了念说明书,瘫痪的男孩病情好转心智苏醒,但心里明白,嘴巴里说不出来。照顾他的机器人发现了他细微变化,发信息打电话给男孩的妈妈,都不回复甚至关机。男孩心死绝望,用摩斯密码跟机器人沟通,发出的第一个指令就是:kill me,杀死我。

所谓生不如死。


请不要让我伤害你好吗


机器人说我的设计中,永远不能做伤害你的事情。男孩说,妈妈来看我的时候说过,你怎么还不死啊。还听说她留了一个后门,只要一个单词密码,就可以让机器人打破永不伤害主人的指令,这个单词就是Brazil——巴西。机器人在瞬间做了15亿次计算,计算出一个避过伤害主人的指令。当少年说出Brazil那个杀害密码时,机器人放了一首《送别》,与之前哄少年睡觉的那曲吵闹的春节喜庆音乐形成对比,生离死别仿佛赋予了机器人灵性,它自己在那一瞬间,脑袋冒烟,报废了。这次离别,你我将不再见。当机器人说“请不要让我伤害你好吗”,声音虽然机械但是发自肺腑,有了生命的绝望。最后机器人的选择是毁灭自己,也不伤害自己护理的病人。


请不要让我伤害你好吗


西班牙剧《我知道你是谁》中,有一个类似的情节。主人公埃利亚斯和阿利莎亚是一对强强联合并肩作战的夫妻,一个是明星律师和明星教授,一个是法官,他们在隆隆向前的生活战车上,碾压所有阻挡,包括自己的亲生孩子。埃利亚斯车祸失忆后,发现自己还有一个孩子,生下来先天患有无法治愈的疾病瘫痪在床,他们为了自己的生活不受影响,没有把瘫痪的婴儿接回家,而是为他建了一间护理医院,定期捐款,让那个孩子在那里被护理,只有呼吸没有生命地存活着,将近二十年。埃利亚斯失忆后,人性回归,质问妻子,你怎么会干出这样的事来。阿利莎亚说这是我们共同的决定,生了一个双胞胎,一个健康,一个重度残障,不把病孩子带回家,不让病孩子带来的困惑不安打扰到富足平安的生活。阿利莎亚说现在你失忆了,可以站在道德高地指责我。事实上,平时我会来看看这个昏睡的孩子,你几乎没来过。

 

请不要让我伤害你好吗


不知道戏剧新生活中的《巴西》跟《我知道你是谁》中的桥段有什么相借鉴的关联性,感觉这是一道奇葩说里的脑洞题,生下残疾康复无望的婴儿,在经济能力允许的前提下,是把他带回家,让他呼吸在亲人关爱中的空气里,让残破的生命,尽可能地沐浴爱和亲情,代价是巨大的心里阴影和身心负担,家人天天要面对代表生活残破的昏睡孩子,内心每天难受煎熬一百次。还是留在专业护理机构,然后继续自己的生活,佯装无恙不被生活中的残破部分打扰到,轻装上阵驾驶生活的战场隆隆前行。然后奇葩选手会根据自己的持方,把两种选择都说得天花乱坠,合理至极,非这样不可。生活本来就没解,面对这种极端体验,就更加没有唯一正确答案。每种做法,都是人性的延伸,是看中生命的温暖,还是看中生活的品质。


请不要让我伤害你好吗

 

问题是,就像机器人并不知道他照顾的男孩其实是有知觉的,埃利亚斯和阿利莎亚也并不知道他们的瘫痪孩子内心的清醒度,如果他像《巴西》中的男孩那样,内心清明,只是无法表达出来,那么对他来说,人生就是一场无止境的麻醉中苏醒,惨烈地看着自己毫无意义的躯体,被亲人抛弃。他自己是希望留在冰冷的病房,还是回到家,看着本来应该属于自己的丰富正常人生是怎样与自己无缘,还是宁愿从 一出生就被放弃,样更加慈悲,无解。



下面这个事我写过很多遍,很多朋友都知道。这个时候又想起来,实在是觉得人生是由偶然决定的,今天平平安安的我们是多么幸福,无论是不是很有钱,是不是很成功,是不是很博学。平安健全不是人手一份的,特别是当残跟你擦肩而过后过。


鸭子小时候十个月会说话,十一个月会走路,就是一只脚脚尖着地拐着走,抱起来重新理顺再放地上,还是一个脚尖着地。我妈大吉是家中忧患达人,觉得这姿势依稀有问题。挂了北京儿研所最贵最牛的脑外科医生的号,把鸭子往他面前一放,一个脚尖着地,走几步,一拐一拐走得还挺快。阅病儿无数的专家掷地有声给了结论:大脑脑瘫,情况会越来越来越严重,准备生二胎吧。他说这种病情会在一周岁以后急转直下,现在孩子是十一个月,等满一周岁时候正式确诊,回来开始讨论治疗疗程。


我当时已经回到深圳上班,因为装修房子,暂时把鸭子留在北京,没带她一起回来。我记得那天我打电话回家询问看医生的情况,我妈接的,她说话很不对劲,完全没心思的样子,说有点累了,今天就不多说了。后来我知道,大吉当时如泰山压顶沉重的心理压力和倾轧。


北京儿童研究所那个医生,是全国脑瘫儿童求医趋之若鹜的专家,基本都是已经确诊的孩子,从全国各地赶来,排很多天队,当他最后一线治疗希望。我们家直接就把在学走路姿势大不正确的鸭子抱到他面前,他一看脚尖着地这一个脑瘫儿童症状,就做了诊断,因为一般找他的病人都不是来做诊断,而是求治,他的路径依赖思维是这样。


后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鸭子一岁以后,走路稳稳当当,说话噼里啪啦,除了太淘没别的毛病,一场误诊。我不知道的是,就在我那天打电话回家的时候,我爸妈做了一个决定,不把鸭子送回深圳了,就他们带着,他们百年之后,也把鸭子带走。可以想见时候我听后内心的震撼。我爸妈做这个决定,很机器人算法。他们做这个决定,可能原因之一就是我那个阶段,非常不定性,玩心极重,玩什么都上瘾,对家庭生活完全没感念,婚姻不稳定,对生活没有责任心。我爸妈可能认为,如果把一个脑瘫孩子交到我手中,我的生活会被彻底摧毁,我扛不下这样的人生灾难。所以他们决定把这个事承担下来,沉重负担和争议都承担下来。因为从小没在一起,我跟我父母并不特别亲,我对爸妈做的决定,有一种高山仰止五体投地感激和佩服,他们代表的是人世间所有父母的牺牲精神和宇宙洪荒一样的爱和当担。


这也是为什么,我后来给了鸭子最最宽容的成长环境,随便她疯闹,不爱学习,不写作业,不听课,考试不及格,都可以。我心中有一个低到尘埃里的底线,毕竟,上帝给了我一个四肢健全头脑正常的孩子,多幸运啊,斯复何求。鸭子自我充分释放之后,自动纠错功能上线,现在已经变成一个严谨的、值得信任的、有责任心的人。治学严谨、做人。后台常常有朋友留言说,写写鸭子呀!他们是看着鸭子长大的。我都回答,她是现在是一个规规整整的理科生,行于所当行止于不可不止,真没啥好写的。正常常常是枯燥乏味的,但是对普通人来说,还是不要一天到晚惊涛骇浪吧。


请不要让我伤害你好吗


重新写这段,就是因为看到话剧和美剧中,对父母对待长期昏迷没有知觉的孩子态度的judge。这样的事情,没有人有权利judge,如果你亲历过,走过那些绝望,走过五雷轰顶的日子,然后平静下来,像我父母那样,做出大爱和大狠承担生命巨大争议的决定。你就知道这样的人生考验面前,对错已经堕入虚无。


我愿意理解前面提到的话剧和电视剧中残障孩子父母的任何选择,无论他们是英雄还是枭雄,无论他们是冷血还是无奈,他们把孩子留在医院请护工或者机器人照顾,经常去探望也好,不经常去努力维持自己的生活正常自己不被毁掉也好,都是有道理的。他们是代替天下多有父母在承担人生在世最大的厄运,这样的概率砸到谁身上,谁都处理不好的。我们感恩自己的幸运,也要包容别人在不幸面前的所有选择,没有什么是对的,因为他们摊上了精子和卵子程序编写错误概率,那是生命的错误,换来了我们更多人的正常。他们怎么做,只要能挽救任何一点点人生的全面塌陷,都值得理解。他们无法像机器人那样,说请不要我伤害你好吗?然后做出15亿次计算,只能本能地趋利避害,承担自己能承担的。


后面的私货:

鸭子常常笑嘻嘻地说,“被脑瘫”是她的人生污点。人生真是没有如果,如果太恐怖了。感恩我父母给了我正常的生命,我自己有一个正常的孩子,这些都太偶然了。让我们被健全和不健全的生命祈祷。


请不要让我伤害你好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最新注册送彩金_开户就送体验金108_注册送19元无需申请-推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