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秦岭一白的土蜂蜜
秦岭一白的土蜂蜜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05,467
  • 关注人气:2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宗悫:高喊“乘风破浪”的少年,归来时却变成这副模样!

(2021-05-29 08:43:58)
标签:

历史

情感

文化

成语故事

乘风破浪

分类: 一白写历史

465年,雍州刺史府。

一位年近六旬的老者,孤零零站在庭院里发呆。他的脚下散落着几封书信,坚毅眼神中夹杂着丝丝酸楚。

儿子担心他的脚伤复发,搬来木椅劝说父亲休息,弯腰捡起地面上的书信,发现白纸黑字间的冲天血气。

刘义恭及其四子,被杀。
柳元景并其八子,被杀。
颜师伯与其六子,被杀。
八十岁的沈庆之,被杀。
...

老者怅然若失地走出府邸,脑海中尽是昔日战友的音容,他无法确定自己还能不能活到寿终正寝。

渭水汤汤东流不息,秦岭巍巍南屹万载。关中大地的西北狂风猎猎作响,仿佛是在高声询问老者。

宗悫,这是你想要的乘风破浪吗?

宗悫:高喊“乘风破浪”的少年,归来时却变成这副模样!

南阳宗氏,东晋名门望族之一。

宗炳背着画板游山玩水,顺路来到庐山参观东林寺,和慧远禅师海谝三天三夜,就当选为白莲社十八高贤。

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参禅论道温文尔雅。一大批政途失意或是躲避征召的才子,在俊秀山林之间互相点赞。

少文妙善琴书图画,精于言理。

宗炳在东林寺进修期间,经常看见不同的面孔造访。他们临走时向禅师告别,慧远送到门口便会停住脚步。

有位扛着锄头的中年人,身形瘦削却双目无比清澈。每次来访都有些不太寻常,让慧远禅师自损高僧形象。

禅房内传出阵阵大笑声,茶点供应量明显翻倍增长。中年人扛起锄头下山时,慧远送行大半天也不见回来。

宗炳愈发觉得好奇,年近七旬的老禅师行动不便,这人究竟能牛到何种程度,才会让净土宗初祖如此优待。

他呀,种草专家陶渊明!

宗悫:高喊“乘风破浪”的少年,归来时却变成这副模样!

宗炳,你母亲叒叕喊你回家。

宗炳背着画卷回到老家,看见一摞摞盖好章的推荐信。按照他的身份和才华,无需顶替父亲就能提前上岗。

寄情于山水的淡雅心性,钟情于儒释道的无尚妙理,听闻太多官场的尔虞我诈,宗炳对做官没有丝毫兴趣。

你二哥都生二胎了,你还想晃荡到啥时候?

宗炳跑到二哥家里,襁褓中的侄儿正扯着嗓门哭嚎,他一边挑逗还一边笑道:嘿,小宗悫长得虎头虎脑啊。

宗族伯婶们七嘴八舌,夸完小孩子又来虐大龄剩男。宗炳感觉无法正常交流,借口要上厕所逃离批斗现场。

他静静地坐在书房里,琢磨山水和画作的通性美感,构思出《画山水序》,将成为中国最早的山水画理论。

叔父炳,高尚不仕。

宗悫:高喊“乘风破浪”的少年,归来时却变成这副模样!

姻缘是一道桥,宁可延期也要稳固。

自从宗炳娶妻生子以后,很少有闲暇时间游山玩水,他经常在书房里碎碎念叨:万趣融其神思,畅神而已。

名门大户都是超级家族,逢年走动像是集团化办公。一张张青涩稚嫩的脸庞,未来要托起家族的宏图愿景。

宗炳开办家族学堂,提升下一代的文化素养。

寻常百姓家的孩子,一穷二白只能靠自己打拼,掉进坑里或是撞得头破血流,才能总结出一丝丝人生经验。

名门大户的优秀长辈,在物质和见识层面立意高远。他们相对容易拨开迷雾,能让自家儿孙少走很多弯路。

一代代人伴随时光流逝,细微差距累积出鸿沟天堑。各大望族崛起或者衰落,内在核心永远是文化变迁。

宗炳站在台上唾沫横飞,悉心阐述自己的办学理念,回头看见侄儿上蹿下跳,气得他拍着桌子高声怒吼。

宗悫,你又揪女同学头发!

宗悫:高喊“乘风破浪”的少年,归来时却变成这副模样!

你上来,先画一张盆景图。

宗悫嬉皮笑脸的走上讲台,半天也不知道该如何下笔。有几位同学早早画完之后,笑称宗悫挂在黑板上了。

宗悫顺着笑声回头张望,暗自记住笑得最开心的同学。忽然看见叔父严肃的神情,只好硬着头皮开始画画。

宗炳受不了侄儿的龟速,寻找话题活跃课堂气氛。

宗炳:你们长大后想干什么?
宗甲:我当文学家,写精品词赋。
宗乙:我当数学家,计算圆周率。
宗丙:我当天文家,修订新历法。
宗丁:我要学丹道,目前很流行哟。
...

宗悫!你画的什么玩意!

宗悫扔下毛笔跑回座位,全然不理睬叔父的高声斥责。画板上的宝剑抽象图案,惹得宗族子弟们哄然大笑。

宗炳也有些哭笑不得,这个侄儿聪明绝顶却不好文学,没事就拆掉桌腿削刀剑,差点将自己逼成木工师傅。

少年梦的问题还在继续,很快便轮到最后一排的宗悫,他豁然起身极其响亮的喊道:愿乘长风破万里浪!

乘风破浪的豪言壮语,在书墨飘香的房间嗡嗡作响,宗炳望着不满十岁的侄儿,感慨道:汝不富贵,即破我家矣。

放学后,宗悫暴打嘲笑自己的同学。

宗悫:高喊“乘风破浪”的少年,归来时却变成这副模样!

420年,刘裕灭晋建宋。

建康都城更换领导班子,对中基层仿佛没有多大影响。宗炳收到一封封推荐信,依然放在案头充当草稿纸。

育人为先的教学理念,大幅提升宗氏子弟的文化素养。乡民们对此交口称赞,唯独看见剽勇的宗悫直摇头。

炳素高节,诸子群从皆好学,而悫独任气好武,故不为乡曲所称。

那一年,宗悫的大哥娶媳妇。

晚上到了闹洞房环节,众人一致决定先将宗悫赶出去。因为他属于未成年人群,不能参加少儿不宜的活动。

宗家里里外外很热闹,宾客们围着新人肆意调戏。听见伴娘发出的阵阵尖叫,宗悫怀疑那些人家里没女眷。

谁家没有女性亲属?就算土匪也是妈生的。

一群土匪扛着麻袋来了,想趁乱溜进宗家抢点财物。撞见门外瞎溜达的宗悫,拍拍他的脑袋轻声说道:滚。

宗悫感觉不太对劲,顺手抄起砖头砸向对方脑门,孤身对抗十几个成年男人,气势方面始终拿捏得死死的。

兄泌娶妻,始入门,夜被劫。悫挺身拒贼,贼十余人皆披散,不得入室。

那一年,宗悫十四岁。

宗悫:高喊“乘风破浪”的少年,归来时却变成这副模样!

学文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学文。

名门望族自带先发优势,只要不作就能吃到惯性红利。文武方面稍微有些特长,便可以借助资源快速放大。

宗悫明显适合习武路线,荷尔蒙爆棚的军营当是首选,无需经过层层筛选推荐,家长打声招呼就办完手续。

门打开了,修行还得靠自己。

俗话说穷文富武修道破家,钱财消耗量是呈递增关系。每个人拥有不同的天赋,却未必有巩固加持的条件。

宗悫天天摧残健身器械,吃饭器具逐渐由碗升级到盆。常年进行的超负荷训练,将饭量转化成一丝丝力量。

军营食堂可以敞开吃,宗悫仍然觉得肚皮时常饥渴。听说虞大善人定期举办酒宴,便顿顿不落地跑过去蹭饭。

庾业是当地著名土豪,五米长桌摆满各种美酒佳肴,每次看见宗悫抱着饭盆,让人装满糙米饭外加一根咸菜。

乡人庾业家富豪侈,侯服玉食。

与宾客相对,膳必方丈,而为悫设粟饭菜葅。

谓客曰:宗军人惯噉粗食。

老虞看不起宗悫,或许这是望族之间的针锋较量,他还笑着对宾客们说道:宗长官是粗人,向来习惯吃粗饭。

宗悫丝毫不生气,低头吃饱肚子之后就起身告辞。回到军营又去摧残健身器械,糙米饭同样可以转化成力量。

悫致饱而退,初无异辞。

宗悫:高喊“乘风破浪”的少年,归来时却变成这副模样!

432年,刘义恭调任兖州刺史。

他是宋文帝的异母兄弟,才华与颜值双双在线的皇子,进号征北将军移镇广陵,身兼七个洲的军事防务工作。

宗悫跟随部队来到广陵,从军数年还没有见过刘义恭,只是在参加阅兵典礼时,踮起脚尖远远地瞧见过背影。

他是草根眼里的望族,同时也是皇族眼里的草根。

宗绮在征北府当主簿,安排堂弟宗悫搬过来一起居住。在异乡打拼的同族兄弟,时常会怀念起叔父的小学堂。

宗炳依然不愿做官,知名度却比很多官员还要大,正跟朝廷的著作郎隔空辩论佛法(见秦岭一白.何承天篇)。

何承天是位意志坚定的反佛斗士,宗炳是慧远禅师认证的十八高贤,宗悫对比双方辩词时发现一个重大问题。

每当宗绮外出办事,牛泰就跑来睡他的小妾。

宗悫望着傻乎乎的堂兄,出差还惦记着给小妾买礼物,人家却背地里偷汉子,双方携手给他一遍遍的刷绿漆。

宗悫没有向堂兄举报,毕竟对于男人来说太过羞辱。他趁俩人做不可描述运动时,提着刀冲进房间砍死老牛。

绮妾与给吏牛泰私通,绮入直,而泰潜来就绮妾。悫知之,入杀牛泰然后白绮。

牛泰不是闲散流氓,同样是征北府的公职人员。死者家属不光想办理因公殉职,还要追究宗悫的过失杀人罪。

刘义恭听说这件事情,当场认定小宗属于见义勇为,他嘉奖年轻部将的豪壮义气,尽管自己比宗悫还小几岁。

义恭壮其意,不罪也。

宗悫:高喊“乘风破浪”的少年,归来时却变成这副模样!

十五年时光荏苒,宗悫始终默默无闻。

宋文帝病重期间,安排四弟刘义康协助处理政务。老四走近权力旋涡正中心,率真性情逐渐被搅成肆无忌惮。

他进宫可以替皇兄尝药,决定刺史以下的官员任免。回家捧着礼单面露狂喜,门外还有百十号人排队求接见。

身边的党羽放飞自我,俨然已经成为下一届话事人。他们联手排斥朝中异己,开始商议推选刘义康登基称帝。

宋文帝吓出一身冷汗,病情瞬时间有所好转。

老三诛杀完老四的党羽,将刘义康贬到江州当刺史。一套组合拳仿佛耗尽体力,宋文帝又躺在床上起不来了。

刘义恭被喊去协助政务,鉴于三哥和四哥的斗争案例,他心甘情愿做个传话筒,屁大点事情都要向皇帝请示。

宗悫每天刷着头条新闻,感慨皇族兄弟的塑料情谊。到点去食堂健身房打卡,继续将饭量转化成一丝丝力量。

谁都希望自己聪明些,却偏偏想跟老实人做朋友。老天好像要极力证明这点,总会用丰厚回报奖励坚毅心性。

后以补国上军将军。

宗悫:高喊“乘风破浪”的少年,归来时却变成这副模样!

446年,刘宋准备征伐林邑国。

位于中南半岛的部落,向来遵循有奶便是娘的传统,骚扰抢掠还是屈膝附庸,执行标准在于救济物资的多寡。

朝廷任命檀和之为统帅,宗悫联系老领导请求参战。刘义恭想起昔日豪勇胆气,向皇帝保举他担任振武将军。

悫自奋愿行,义恭举悫有胆勇,乃除振武将军。

宗悫作为副将的副将,和老檀之间还隔着萧景宪。刘宋大军合力猛攻粟城时,林邑国王派来一支救援小分队。

老檀让副将带兵抵挡,被当地土著打得丢盔卸甲。转身瞧见不远处的宗悫战队,派人通知他去消灭林邑援军。

又遣悫,悫乃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最新注册送彩金_开户就送体验金108_注册送19元无需申请-推荐官网